<dfn id="zztir"></dfn>

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社会|文学|美术|音乐|影视|摄影|戏剧|舞蹈

      林风眠:画坛的一只孤鸿

      2019/04/11 09:31:43 来源:中外艺术  
         
      林风眠游学德国,看到了塞尚、毕加索、马蒂斯的绘画,这些变形的人体,浓烈的色彩使林风眠受到了很大的震动,他创作了《柏林咖啡》《平静》等作品,画风单?#30475;?#29367;,明显是受到了后印象派和表现主义的影响。

      QQ截图20190411093241_?#21271;?jpg


        林风眠(1900—1991),家名绍琼,字凤鸣,后改风眠,广东梅县白宫镇阁公岭村人。画家、艺术教育家、国立艺术院(现更名为中国美术学院)首任院长。自幼喜爱绘画。代表作品有《春晴》《江畔》《仕女》。历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、国立艺术学院 院长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?#21482;?#21103;主席。1991年8月12日10时,因心脏病、肺炎并发症,病逝于香港港安医院,享年91岁。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杭州植物园山门北侧林风眠故居


        19岁时,受蔡元培的影响赴法求学。在学习了3个月的法文后,他考取了法国国立第戎美术学院。后来,院长将他介绍到了巴黎美术学院,拜著名油画家哥罗孟为师。两年后,林风眠游学德国,看到了塞尚、毕加索、马蒂斯的绘画,这些变形的人体,浓烈的色彩使林风眠受到了很大的震动,他创作了《柏林咖啡》《平静》等作品,画风单?#30475;?#29367;,明显是受到了后印象派和表现主义的影响。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巴黎国立美术学院


        1925年,林风眠回国后出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兼教授。


        1928年,受到学界泰斗、学院创办人蔡元培的赏识与提携,被聘任为我国第一所高等艺术学府——国立艺术学院首任院长,他主张“兼容并包、学术自由”的教育思想,不拘一格广纳人才。为弘扬学院林风眠先生的高尚情怀和艺术精神,自2010年起中国美术学院设立“林风眠奖学金”用于激励勤奋学习、勇于创新、对艺术事业执着追求、积极投身艺术创作和研究的优秀研究生。


        林风眠受蔡元培美育思想的影响,?#24418;?#22235;新文化运动之波澜,倡导新艺术运动,积极担负起以美育代提高和完善民众道德,进而促成社会改造与进步的重任。他锐意革新艺术教育,请木匠出身的画家齐?#36164;?#30331;上?#34081;ǎ?#32856;请法国教授克罗多?#24425;?#35199;画,并提出了“提倡全民族的各阶级共享的艺术”等口号。

        风静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
        1937年,日本侵略者大举进攻华北、华东,抗日战争爆发。 8月13日,日军进攻上海;10月,国立杭州艺专向内地迁移,林风眠通知回法国探亲的夫人、女儿回国,暂居上海租界,自己率艺专师生向江西、湖南转移。他的油画作品无法带走,俱毁于敌人手中。?#25991;?#26149;,在湖?#39321;?#38517;,杭州艺专与北京艺专合校,改称国立艺专,废校长制,改校务委员制,林风眠任主任委员。因与教育?#32771;?#26657;内某些负责人意见不一致,痛而?#20405;埃?#22312;回上海安顿了家小之后,转贵州、河内、云南抵重庆。在重庆,他避开文艺集中的北培,独居长江?#20064;?#22823;佛殿的一间旧房,专心于绘画探索,他也创作抗战宣传画,但仍认为绘画有自己服务于人类的特殊方式和途径。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从1938年至1977年,整整40年的漫长光阴,林风眠始终作着寂寞的艺术探索。这期间包括了重庆时期(1938-l945)、杭州时期(1945-1951)、上海时期(1951-1977)。三个时期略有变化,但内在的精神追求是一贯的。就题材而言,这一时期主要是风景、仕女、禽鸟、花卉、静物和舞台人物。作品的色调明朗,情绪转为平和,对现实人世的?#36424;?#28436;化为对自然和虚幻人物情境的描绘;水墨和彩墨成为主体形式,油画渐少甚至不见了。激越的呐喊和?#26519;?#30340;悲哀转换为宁静的遐思和丰富多彩的抒写。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
        仕女


        林风眠的仕女和裸女,不同于任何古今仕女画和西方式的裸体作品。他用毛笔宣纸和典雅的色泽,捕捉着一?#21482;?#35273;,一种?#36175;?#19981;可即的美。如果说古典仕女画多传达压抑和遮蔽着的爱欲,西方裸体多表现张扬着和敞开了的爱欲,林风眠的作品就介于两者之间,表现的是升华了的爱欲,感觉朦胧化了的女性美和肉体美。


        感官刺激淡化了,对肌肤质感的描绘转移为对姿致情态和文化气质的塑造。爱欲的流露敞开了,但又是东方的、中国的、潜意识的。它有古典仕女的风韵,又有马蒂斯式的轻松优雅;无珠光宝气的华贵,亦无堆粉积脂的香艳;一方面流溢着异性的温馨,又一方面透露出对人欲物欲的厌倦。并无“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”的感怀,?#32431;?#20197;感觉出“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”的老传统的影响。不?#20102;担?#36825;是林风眠创造的融古今中外为一体的女性美。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禽鸟


        你看过他笔下的小鸟么?无论它们是独立枝头,还是疾飞而去;是在月下栖息,或是在晨曦里歌唱,都那么自如平和。抚琴的仕女,灿烂的秋色,窗前的鲜花,泊留的渔舟,江畔的孤松,起舞的白鹭,也都奏着同样的音韵, 没有冲突、倾轧、黑暗、丑恶和肮脏。它们独?#28304;?#22312;着,自足自立着;它们沉静而自信,把力量隐在内里;它们?#29420;?#34880;与火、是非纷争和喧嚣的市俗纠葛。它们从不张扬?#21709;瑁?#29378;?#21046;?#24322;和歇斯底里,也不孤傲冷涩或顾影自怜。


        这个和谐而美、绚丽而宁静的世界,不只是为了躲避什么,?#24425;?#20026;了寄托什么和指向什么。疲惫受伤的灵魂可以在这里歇息,情感的倾斜能够借?#35828;?#20197;平衡;花卉禽鸟并不喻比抽象的人格伦理(像某些古典花鸟画那样),也不是市井铺面?#21709;?#32768;媚美?#26263;?#39640;雅的摆设。无月份牌般的妖俗,也无文人土大夫式的古雅。这是一个深?#35848;?#35273;到人间?#32431;?#19982;不平的艺术家在相对与现?#36424;?#31163;的、温?#30333;?#36275;的境遇里?#27605;?#30340;艺术美。这美,?#20808;?#26519;风眠自己所想象的,?#36299;?#20154;间一个最深情的淑女,当来人无论怀了何种悲哀的情绪时,她第一会使人得到他所愿得到的?#20405;?#28201;情和安慰。”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image.png




        静物


        静物是林风眠40年代晚期至60年代最爱画的题材:大多画瓶花、盆花、玻璃器皿、杯盘、水果等。在这一些静物作品?#26657;?#20182;探索构图、色彩、线描与色光的结合;探求水墨与水粉、东方神韵与西方形式的统一。在形式求索背后,是对美和生命活力的无穷追求。观赏这些静物,犹如面对一处宁静而灿烂的“桃源?#20445;?#19968;片充满情和爱的光焰,一个变化着感觉、心境和情绪的内在世界。在中国艺术家?#26657;?#36824;没有人?#39336;?#38745;物画得如此丰富、精致,如此具有心理性。












        
        戏曲人物


        50年代以后,戏曲人物成为林风眠喜爱的绘画题材。他曾?#25285;骸?#25105;喜欢看电影和各种戏剧,不管演得好?#25285;?#21482;要有形象、有动作、有变化、对我总是有趣的。”其实“形象、动作、变化”远不是他唯一注意的。作品?#24418;?#24847;流露的东西,远?#20154;?#35828;出的意识到的多。他一再描绘舞台上的关羽、红娘等,已经袒示了他的选择和意向;而他最多画的《宇宙锋》,把赵高与女儿的对峙,画作一丑一美、一黑一白的对照,不只出于形式的需要,也出自爱憎的投射。他有时把赵女和哑奴以明亮的色调画在前面,而把赵高和赵高式的?#31216;?#20316;为动荡不安的背景,使人感到比舞台表演更丰富的涵意。


      image.png



      image.png




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
        晚年林风眠客居香港,深居简出,凭记忆重画在“文革”中毁掉的作品,?#36127;?#19968;直画到生命的终点。他一生颠沛流离,没有时间整理画册,更谈不上出版全集,以?#20004;?#22825;市场上林风眠画作赝品不计其数。


        1991年7月,心脏病突发住在医院里的林风眠,应?#33633;现?#32422;,题写了“?#36947;?#32426;念音?#21482;帷?#20960;个字,落款林风眠。这是他对老朋友最后的交代,?#24425;?#20182;留给人世的绝笔。8月,林风眠病逝时,木心在《双重悲悼》中写道:“林风眠先生曾经是,我们的‘象征性’的灵魂人物。”这只毕生追求艺术理想的孤鸿,虽然早已经凭风而眠,但他留下清远的长鸣,将不断回荡在这世间…


        (编辑?#21512;?#26408;)


      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
      扫描浏览
      北京文艺网?#21482;?#29256;

      扫描关注
     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

      返回首页
      地址∶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?#30036;?#20113;中心B座710 ?#26102;啵?00028 电话∶010-69387882
     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?#26102;啵?71051 电话:0312-3199988
     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?#23621;?#19994;执照:91110105802944599P
     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: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

      体育彩票4+1
      <dfn id="zztir"></dfn>

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<dfn id="zztir"></dfn>

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