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fn id="zztir"></dfn>

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理论?#26131;?#26639;|文艺理论|百家分析|每周调查|主编瞭望|著述连载

      刘易斯·卡罗尔《爱丽丝漫游奇遇记》

      2019/03/18 09:43:50 来源:世界名著每日读  
         
      爱丽丝很不?#19981;?#22905;挨得那么紧,首先,公爵夫人十分难看;其次,她的高度正好把下巴顶在爱丽丝的肩膀上,而这是个叫人很不舒服的尖下巴。

        “你不知道,能再见到你,我是多么高兴啊!亲爱的老朋友!”公爵夫人说着,很亲切地挽着爱丽丝的胳膊一起走。爱丽丝对公爵夫人有这样好的脾气非常高兴,她想以前在厨房里见到时,公爵夫人那么凶狠,主要是胡椒的缘故。


        爱丽丝对自己说(口气上不很有把握):“要是我当?#26031;?#29237;夫人,我的厨房里连一点儿胡椒都不要,没有胡椒,汤?#19981;?#20570;得非常好的。也许正是胡椒弄得人们脾气暴躁。”她对自己这个新发现非常高兴,就继续说:“是?#30528;?#24471;人们酸溜溜的,黄菊把人们弄得那么涩,以及麦芽糖这类东西把孩子的脾气变得那么甜。我只希望人们懂得这些,那么他们就不会变得吝啬了。你知道……”爱丽丝想得出神,完全忘记?#26031;?#29237;夫人,当公爵夫人在她耳边说话时,她吃了一惊。“我亲爱的,你在想什么?竟忘了谈话!我现在没法告诉你这会引出什么教训,不过我马上就会想出来的,”


        “或许根本没什么教训。”爱丽丝鼓足勇气说,“得了,得了,小孩子,”公爵夫人说,“每件事者都会引出教训的,只要你能够?#39029;?#26469;。”她一面说着,一面紧紧地靠着爱丽丝。


        爱丽丝很不?#19981;?#22905;挨得那么紧,首先,公爵夫人十分难看;其次,她的高度正好把下巴顶在爱丽丝的肩膀上,而这是个叫人很不舒服的尖下巴。?#27426;?#29233;丽丝不愿意显得粗野,只得尽量地忍受着。


        “现在游戏进行得很好。”爱丽丝没话?#19968;?#22320;说。


        “是的,”公爵夫人说,“这件事的教训是……‘啊,爱,爱是推动世界的动力!’”


        爱丽丝小声说:“有人说,这种动力是各人自扫门?#25226;!?/p>


        “哦,它们的意思是一样的,”公爵夫人说着,使劲儿把尖下巴往爱丽丝的肩上压了压,“这个教训是‘只要当心思想,那么所说的话就会合平情理。’”


        “她多么?#19981;?#22312;事情中寻找教训啊!”爱丽丝想。


        “我敢说,你在奇怪我为什么不搂你?#38590;?#27785;寂一会后公爵夫人说,“这个原因是我害怕你的红鹤。我能试试看吗?”


        “它会咬人的。”爱丽丝小心地回答,一点也不愿意让她搂抱。


        “是的,”公爵夫人说,“红鹤和芥末都会咬人的,这个教训是:‘羽毛相同的鸟在一起。’”


        “可是芥末不是鸟。”爱丽丝说。


        “你可说到点子上了。”公爵夫人说。


        “我想它是矿物吧?”爱丽丝说。


        “当然是啦!”公爵夫人好像准备对爱丽丝说的每句话都表?#23601;?#24847;,“这附近有个大芥末矿,这个教训是:‘我的多了,你的就少。’”


        “哦,我知道啦!”爱丽丝没注意她后一句,大声叫道,“它是一种植物,虽然看起来不像,不过就是植物。”


        “我十分同意你所说的,”公爵夫人说,“这里面的教训是:‘你看着像什么就是什么’;或者,你可以把这话说得简单点:‘永远不要把自?#21512;?#35937;成和别人心目中的你不一样,因为你曾经或可能曾经在人?#20999;?#30446;中是另外一个样子。’”


        “要是我把您的话记下来,我想我也许会更明白一点,’爱丽丝很有礼貌地说,“现在我可跟不上趟。”


        “我没什么?要是我愿意,我还能说得更长呢!”公爵夫人愉快地说。


        “哦,请不必麻烦您自己了。”爱丽丝说道。


        “说不?#19979;櫸常?#20844;爵夫人说,“我刚才说的每句话,都是送给你的一片礼物。”


        “这样的礼物可真便宜,”爱丽丝想,“幸好人家不是这么送生日礼物的。”


        “又在想什么了呢?”公爵夫人问道,她的小小的尖下巴顶得更紧了。


        “我有想的权利,”爱丽丝尖锐地回答道,因为她有点不耐烦了。


        “是的,”公爵夫人说道,“正像小猪有飞的权利一样。这里的教……”


        爱丽丝十分诧异,公爵夫人的声音突然消失了,甚至连她最爱说的“教训”也没说完。挽着爱丽丝的那只胳膊?#33162;?#25238;起来了。爱丽丝抬起头来,发现王后站在她们面前,交叉着胳膊,?#25104;?#38452;沉得像大?#23376;?#21069;的天色一样。


        “天气真好呵,陛下。”公爵夫人用低而微弱的声音说。


        “现在我警告你!”王后跺着脚嚷道,“你要么滚开,要么把?#25151;?#19979;来滚开,你得立刻选一样,马上就选。”公爵夫人作出了她?#38590;?#25321;,马上就走掉了。


        “现在咱们再去玩槌球吧。”王后对爱丽丝说。爱丽丝吓得不敢吭气,只得慢慢地跟着她回到槌球场。其他的客人趁王后不在,都跑到树荫下乘凉去了。他们一看到王后,立刻跳起来又玩槌球了。王后说,谁要是耽误一秒钟,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
        整个槌球游戏进行?#26657;?#29579;后不断地同别人吵嘴,嚷着“砍掉他的头”或“砍掉她的头”。被宣判的人,立刻就被士兵带去监禁起来。这样,执行命令的士兵就不能再回来做球门了。过了约莫半个小时,球场上已经没有一个球门了。除?#26031;?#29579;王后和爱丽丝,所有参加槌球游戏的人,都被判?#19997;?#22836;监管起来了。


        于是,累得喘不过气的王后停了下来,对爱丽丝说:“你还没去看素?#23376;?#21543;,”


        “没?#26657;?#29233;丽丝说,“我还不知?#28010;丶子?#26159;什么东西呢!”


        “不是?#20852;丶子?#27748;(英国菜中?#20852;丶子?#27748;,是用素有模制的甲负汤。如同中国的?#24618;?#21697;素鸡,名为素鸡,实则同鸡不相干的。)吗,”王后说,“那么当然?#20852;丶子?#20102;。”


        “我从来没见过,也从来没听说过。”爱丽丝说。


        “那么咱?#20146;?#21543;,”王后说,“他会给你讲他的故事的。”


        当地们一起走开的时候,爱丽丝听到国王小声地对客人们说“你们都被赦免了。”爱丽丝想这倒是个好事。王后判了那么多?#19997;?#22836;,使她很难过。


        她们很快就碰见了一只鹰头狮,正晒着太阳睡觉呢(要是你不知道什么是鹰头狮,你可以看看画)。


        “快起来,懒家伙!”王后说道,“带这位年轻小姐去看素?#23376;悖?#21548;他的故事。我还得检查我的命令执行得怎样了。”她说罢就走了,把爱丽丝留在鹰头狮那儿。爱丽丝不大?#19981;?#36825;个动物的模样。但是她想,与其同那个野蛮的王后在一起,还不如跟它在一起来得安全,所以,她就留下来等候着。


        鹰头狮坐起来揉揉眼睛,瞧着王后,直到她走得看不见了,才笑了起来,“你笑什么?”爱丽丝回,“她呀,”鹰头狮说,“这全是她的想象,你知道,他们从来没有砍掉过别人的头。咱?#20146;?#21543;。”爱丽丝跟在后面走,心中想道:“这儿谁都对我说‘走吧’‘走吧’,我从来没有叫人这么支使过来,支使过去的。从来没?#26657; ?/p>


        他?#20146;?#20102;不远,就?#23545;?#26395;见了那只素?#23376;悖?#23396;独而悲?#35828;?#22352;在一块岩石的边缘上,当再走近一点时,爱丽丝听见它在叹息着,好像它的心?#23478;?#30862;了,她打?#38590;?#20799;里同情它。“它有什么伤心事呢?”她这样间鹰头狮。鹰头狮还是用同刚才差不多的话回答:“这全是它的想象,你知道,它根本没有什么伤心事。走吧。”


        他?#20146;?#36817;了素?#23376;悖?#23427;用饱含着眼泪的大眼睛望着他们,可是一句话也不讲。


        “这位年轻小姐希望听听你的经历。”鹰头狮对票?#23376;?#35828;,“她真的这么希望。”


        “我很愿意告诉她。”素?#23376;?#29992;深沉的声音说,“你们都坐下,在我讲的时候别作声。”


        于是他们都坐了下来。有一阵子谁都不说?#21834;?#29233;丽丝想:“要是它不开始,怎么能结束呢?”但是她仍然耐心地等待着。


        后来,素?#23376;?#32456;于开口了,它深深地叹息了一声,说:“从前,我曾经是一只真正的?#23376;恪!?#22312;这句话之后,又是一阵很长的沉默,只有鹰头狮偶尔叫一声:“啊,哈!”以及素?#23376;?#19981;断地沉重的抽泣。爱丽丝?#36127;?#35201;站起来说“谢谢你,先生,谢谢你的有趣的故事。”但是,她觉得还应该有下文,所以她仍然静静地坐着,什么话也不说。


        后来,素?#23376;?#21448;开口了。它已经平静多了,只不过仍然不时地抽泣一声。它说,“当我?#20999;?#26102;候,我们都到海里?#38590;?#26657;去上学。我们的老师是一只老?#23376;悖?#25105;们都叫他胶鱼。”


        “既然他不是胶鱼,为什么要那么叫呢?”爱丽丝间。


        “我们叫他胶鱼,因为他教我们呀。”素?#23376;?#29983;气地说,“你真笨!”


        “这么简单的问题?#23478;?#38382;,你真好意思,”鹰头狮说。于是他们俩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可怜的爱丽丝,使得她真想钻到地下去。最后,鹰头狮对素?#23376;?#35828;:“别介意了,老伙计,继续讲下去吧。”


        “是的,我们到海里?#38590;?#26657;去,虽然说来你不相信……”


        “我没说过我不相信。”爱丽丝插嘴说。


        “你说了!”素?#23376;?#35828;。


        爱丽丝还没来得及答话,鹰头狮就喝了声?#30333;?#21475;!”然后素?#23376;?#21448;讲了下去:“我们受的是最好的教育,事实上,我们每天都到学校去。”


        “我也是每天都上学,”爱丽丝说,“你没什么可得意的。”


        “你们也有?#31528;?#21527;?”素?#23376;?#26377;点不安地问道,


        “当然啦,”爱丽丝说,“我们学法文和音乐。”


        “有洗衣课吗?”素?#23376;?#38382;。


        “当然没有。”爱丽丝生气地说。


        “啊,那就算不上真正的好学校,”素?#23376;?#33258;信地说,并大为放心了,我们学校课程表的最后一项就是?#31528;危?#27861;文、音乐、洗衣。”


        “既然你?#20146;?#22312;海底,就不会太需要洗衣裳的。”爱丽丝说。


        “我不能学它,”素?#23376;?#21497;了一声说,“我只学正课。”


        “正课是什么呢?”爱丽丝问道。


        “开始当然先学‘?#23613;?#21644;‘泻’,”素?#23376;?#22238;答说,“然后我们就学各门算术:假发、剪发、丑法、厨法。”


        “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‘丑法’,”爱丽丝大着胆子说,“这是什么?”


        鹰头狮惊奇地举起了爪子说:“你没听说过丑法!我想,你知道什么叫美法吧!”


        爱丽丝拿不准地说:“是的,那是……让什么……东西……变得好看些。”


        “那么,”鹰头狮继续说,“你不知道什么是丑法,真算得上是个?#20498;?#20102;。”


        爱丽丝不敢再谈论这个题目了,她转向素?#23376;?#38382;道:“你们还学些什么呢?”


        “我们还学栗柿,”素?#23376;?#20029;着?#31181;?#22836;说,“栗柿有古代栗柿和现代栗柿,还学地梨,还学?#19968;ā?#25105;们的?#19968;?#32769;师是一条老鳗鱼,一?#30631;?#26469;一次,教我们水菜花和素苗花。”


        “它们是什么样子的呢?”爱丽丝问道。


        “我没法做给你看,我太迟钝了。而鹰头狮又没学过。”素?#23376;?#35828;。


        “我没时间啊!”鹰头狮说,“不过我听过外语老师的课,它是一只老镑蟹,真的。”


        “我从来没听过它的课,”素?#23376;?#21497;息着说,“他们说它教的是拉钉子和洗腊子。”


        “正是这样,正是这样,”鹰头狮也叹息了,于是他们两个都用爪?#21451;?#20303;了脸。


        “你们每天上多少?#25991;兀俊?#29233;丽丝想换个话题,急忙地问。


        素?#23376;?#22238;答道:“第一天十小时,第二天九小时,这样下去。”


        “真奇怪啊。”爱丽丝叫道。


        “人们都说上‘多少课’,”素?#23376;?#35299;释说,?#21834;?#22810;少课’就是先多后少的意思。”


        这对爱丽丝可真是个新鲜事,她想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:‘那么第十一天?#27426;?#35813;休息了?”


        “当然啦!”素?#23376;?#35828;。


        “那么第十二天怎么办呢?”爱丽丝很关心地问,


        “上课的问题谈够了,”鹰头狮用坚决的口气插活说,“给她讲点关于游戏的事吧。”


        (编辑:李思)


      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?#24076;?#29256;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
      扫描浏览
      北京文艺网?#21482;?#29256;

      扫描关注
     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

      返回首页
      地址∶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?#34892;腂座710 邮编:100028 电?#21834;?10-69387882
     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?#26032;?196号 邮编:071051 电话:0312-3199988
     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:91110105802944599P
     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?#26194;?#38382;单位: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

      体育彩票4+1
      <dfn id="zztir"></dfn>

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<dfn id="zztir"></dfn>

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