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fn id="zztir"></dfn>

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理论家专栏|文艺理论|百家分析|每周调查|主编瞭望|著述连载

      《回首风烟》

      2019/03/11 15:24:20 来源:北京文艺网  作者:张晓风
         
      文章写作细腻、柔美、关怀,积极昂扬,充满对生的赞美、对生命的赞美与敬畏。蕴含着对人生美好的珍惜,以及领悟尘?#20048;?#21518;的执着浅显易懂。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基本信息


        书名:《回首风烟》


        作者:张晓风


        出版社: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


        内容简介


        《回首风烟?#32933;章?#20102;台湾散文大?#33402;?#26195;风具?#20889;?#34920;性的散文作品,共分为三部分,第一部分为生命礼赞,抒发作者对生命的感叹。第二部分为英雄史诗,这一章?#31456;?#19982;抗战有关的英雄故事,也有在生命抗争中挣扎向上的普通人,是对生命的热情讴歌,表达了作者的憧憬。这是较有特色的一章,和以往所见的张晓风散文风格有很大不同,呈现了女作家的另一面。第三章为万物咏叹,主要是作者对一些小物件的感想,包括《玉想》《色识》等名篇。


        作者简介


        张晓风,笔名有晓风、桑科、可叵等,台湾第三代散文家中的名家,1941年出生于浙江金华,江苏铜山人。8岁随母亲一起赴中国台湾,曾任教东吴大学和香港浸会学院。36岁时,被台湾地区的批评界推为“中国当代十大散文家”之一。


        张晓风创作过散文、新诗、小说、戏剧、杂文等多种不同的体裁,以散文著名。她的成名作《地毯的那一端》抒写婚前的喜悦,情感细腻动人。主要作品有《?#36164;?#24085;》、《红手帕》、《春之怀古》、《地毯的那一端》、《愁乡石》等。


        张晓风是中山文艺奖、国家文艺奖、吴三连文艺奖、中国?#21271;?#25991;学奖、联合报文学奖得主,曾经荣获十大杰出女青年。有多篇作品入选大陆及台湾中学的教科书。


        名家推荐


        文笔精华,字字玑珠,回味悠远。


        这些近三十年前都读过的文字,在春茶的新新的喜气得意的滋味里,一一在沸水中复活了。


        ——蒋勋


        在风格上,晓风能用知性来提升感性,在视野上,她能把小我拓展到大我,仍能成为有分量有地位的一流散文家。


        ——余光中


        晓风的智能是一种洞悉与悲悯的智能,她的爱是一种执着与坚毅的爱,她的同情是一种无私与绵远的同情,她的力量,是一种收敛自如的光芒。


        ——席慕蓉


        编辑推荐


        ★内容独家——如同众多作?#20998;?#30340;一颗明珠。


        张晓风的作品往往洋溢着一种空灵而温暖人心的情?#26657;?#20027;题内容包括自然的美丽和对万物的敬仰、慨叹人生的虚无,亦?#24576;?#28346;于文字的晦涩,其字里行间自有一股索然不磨的英伟之气、侠士之风,而又不乏女?#21451;?#33268;、凄婉的纤细柔情。


        ★知名作者——她是文学家,更是生活家。


        文章写作细腻、柔美、关怀,积极昂扬,充满对生的赞美、对生命的赞美与敬畏。蕴含着对人生美好的珍惜,以及领悟尘?#20048;?#21518;的执着浅显易懂。


        ★特点——文笔精华,字字玑珠,回味悠远。


        张晓风的文章可以照出自我的底色,无论你是小孩?#25925;浅?#20154;,都会喜爱,因为它浅显而又深刻。


        ★实?#32654;?#24535;——承受一?#26657;?#28982;后活到最后,那就足够闪耀,那就是荡气回肠的真英雄。


        人活着,无论如何努力,都难免贫乏而狭隘。正是那些伟大的文艺作品,不断把我们带入他人的世界,带入意外,带入混沌,带入不确定……然后,让我们对自己产生了疑问。


        目录


        第一部 生命礼赞


        台词


        画晴


        魔季


        春俎


        咏物篇


        地毯的那一端


        初绽的诗篇


        母亲的羽衣


        爱情篇


        雨天的书


        眼种四则


        第二部 英雄史诗


        他曾经幼小


        高处何所有


        时间


        前身


        许士林的独白——献给那些暌违母颜比十八年更长久的天涯之人


        就让他们不知道?#26705; ?#20889;给这一代的青年


        初雪


        人物篇


        ?#36739;?#32418;毯之后


        不朽的失眠


        大音


        江河


        第三部 万物咏叹


        ?#20197;?/p>


        常常,我想起?#20146;?#23665;


        给我一个解释


        矛盾篇(之一)


        矛盾篇(之二)


        矛盾篇(之三)


        梅妃


        春之怀古


        秋天·秋天


        玉想


        色识


        替古人担忧


        故事行


        『就是茶』


        初心


        细细的潮音

        书摘:

      ?#20146;?#24213;下就是路


        走下?#21493;?#38081;, 只见中环车站人潮汹涌, 是名副其实的“潮?#20445;?#19968;波复一波,一涛叠一涛。在世界各大城市的?#21493;?#38081;里香港因为开始得晚,反而后来居上,做得?#27973;?#22766;观利落。


        但车站也的确大,搞不好明明要走出去的却偏偏会走回来。?#33402;?#20303;,盘算一番,要去找个人来问话。虽然满车站都是人,但我?#20107;?#33258;有我精挑细选的原则:


        第一,此人必须?#35753;?#21892;目,犯不上?#20107;?#38382;上凶煞恶神。


        第二,此人走路速度必须不徐不急,走得太快的人你一句话?#20976;?#23436;,他已窜到十米外去了,问了等于白问。


        第三,如果能碰到一对夫妇或情侣最好,一方面“一箭双雕?#20445;?#20004;个人里面至少总有一个会知道你要问的路;另一方面大城市里的孤身女子甚至孤身男子都相当自危,陌生人上来搭话,难免让人害怕,两个人就自然而然地胆子大多了。


        第四,偶然能向慧黠自信的女孩问上话也不错,她们偶或一时兴起,也会陪?#26131;?#19978;一?#28201;?#30340;。


        第五,站在路边作等人状的年轻人千万别去问,他们的一颗心早因为对方的迟到急得沸腾起来,哪里有情绪理你,他和你说话之际,一分神说不定就和对方错开了,那怎么可以!


        今天运气不错,那两个边?#24403;?#31505;的、衣着清爽的年轻女孩看起来就很理想,我于是赶上前去,问:


        “母?#32654;藎?#19981;该你,即对不起之意),‘德铺?#20048;小?#39030;航(顶是“怎”的意思,航是“行走”的意思)?”我用的是新学的广东话。


        “啊,果边航(这边?#26657;?#23601;得了(就可以了)!”


        两人还把我送到正确的出口处,指了方向,甚至还问我是不是台湾来的,才道了再见。


        其实,我皮包里是有一份地图的,但我?#19981;段事罰?#22320;图太?#25191;?#24863;了?#20063;?#20064;惯,我仍然?#19981;?#26087;小说里的?#26032;?#20154;,跨马来到三岔路口,跳下马唱声喏,对路边下棋的老者?#23454;潰?/p>


        ?#34948;喜?#27492;去柳家庄?#32654;?#23458;栈打哪里走?约莫还有多远脚程?”


        老者抬头,骑者一脸英气逼人,老者为他指了路,无限可能的情节在读者面前展开……?#37326;?#30340;是这种?#20107;罰事?#20960;乎是我的碰到机会就要发作的怪癖,原因很简单,我?#19981;段事貳?/p>


        至于我为?#35009;聪不段事罰?#21017;和外婆有很大的关系。外婆不识字,且又早逝,我对她的?#19988;?#22810;半是片段的,例如她?#19981;?#33258;己捻棉?#19978;擼?#24037;具是一只筷子和一枚制钱,但她令?#26131;?#24515;折的一点却是从母亲那里听来的:


        “小时候,你外婆常支使我们去跑腿,叫我们到××路去办事,我?#26377;?#32966;小,就说:‘妈妈,那条路在哪里??#20063;?#20250;走啊!’你外婆脾气?#25285;?#31435;刻骂起来‘不?#19979;罰?#19981;?#19979;罰?#20320;真没用,路——?#20146;?#24213;下就是路。’我听不懂,说:‘妈妈,?#20146;?#24213;下哪?#26032;?#21568;?’后来才明白,原来你外婆是?#24403;亲?#24213;下就是嘴,有嘴就能?#20107;罰 ?/p>


        我从那一刹立刻迷上我的外婆,包括她的漂亮,她的不识字的智慧,她把长工、短工、田产、地产管得井井有条的精力以及她蛮横的坏脾气。


        由于外婆的一句话,?#26131;?#26159;告诉自己,何必去走冤枉路呢?宁可一路走一路问,宁可在别人的恩惠和善意中立身,宁?#19978;?#36182;皮的小幺儿去仰?#35848;?#21733;?#25004;?#30340;威风。渐渐地才发现能去?#20107;?#20063;是一种权利,是立志不做圣贤不做先知的人的最幸福的权利。


        每?#21361;?#25105;所问到的,岂?#25925;?#19968;条路的方向,难道不也是冷漠的都市人的一颗犹温的心吗?而另一方面,在人生的版图上,?#20063;?#33258;量力,叩前贤以求大音,所要问的,不也是可渡的津口可行的阡陌吗?


        每一?#21361;以?#38476;生的城里?#20107;罰?#27599;一次我接受陌生人的指点和微笑,我都会想起外婆,谁也不是一出世就藏有一张地图的人,天涯的道路也无非边走边问,一路问出来的啊!


      色识


        颜色之为物,想来应该像诗,介乎虚实之间,有无之际。


        世界各民族都具有“上界”与“下界”的说法,以供死者前往——独有中国的特别好辨认,所库“上穷‘碧’落下‘黄’泉?#34180;!?#21315;字文》也说“天地玄黄?#20445;?#21407;来中国的天堂地狱或是宇宙全是有颜色的哩!中国的大地也有颜色,分五块设色,如同小孩玩的拼?#21450;媯?#21271;方黑,?#25103;?#36196;,西方白,东方青,中间那一块则是黄的。


        有些人是色盲,有些动物是色盲,但更令人惊讶的是,据说大部分人的梦是无色的黑白片。这样看来,?#35789;?#33394;感正常的人,每天因为睡眠也会让人生的三分之一时间失色。


        中国近五百年来的画,是一场墨的胜利。其他颜色和黑一比,竟都黯然引退,好在民间的年画,刺绣和庙宇建筑仍然五光十色,相较之下,似乎有下面这一番对照:


        成人的世界是素净的黯色,但孩子的衣着则不避光鲜明艳。


        汉人的生活常保持渊沉的深色,苗瑶藏胞却以彩色环绕汉人提醒汉人。


        平素家居?#28909;?#26159;单色的,逢到节庆不管是元宵放灯或端午赠送香包或市井婚礼,色?#26102;?#21448;复活了。


        庶民(又称‘黔’首、‘黎’民)过老态的不设色的生活,帝王将相仍有?#23110;?#26417;门?#20065;?#37329;驾可以炫耀。


        古文的园囿?#24576;?#35328;色,诗词的花园里却五彩绚烂。颜色,在中国人的世界里,其实一直以一种稀有的、矜贵的、与神秘领域暗通的方式存在。


        颜色,本来理应属于美术领域,不过,在中国,它也属于文学。眼前无形无色的时候,单凭纸上几个字,?#37096;?#20197;想见月落江湖“白?#20445;?#28526;来天地“青”的山川胜色。


        逛故宫,除了看展出物品,也爱看标签,一个是“实?#20445;?#19968;个是“名?#20445;?#19990;上如果只有喝酒之实而无“女儿红”这样的酒名,日子便过得不精“彩”了。诸标签之中且又独喜与颜色有关的题名,像下面这些字眼,本身便简扼似诗:


        祭红:祭红是一种沉稳的红釉色,红釉本不可多得,不知祭红一名何由而来,似乎有时也写作“积红?#20445;?#32473;人?#26412;?#30340;感受不免有一种宗教性的虔诚和绝对。本来羊群中最健康的、玉中最完美的可作礼天敬天之用,祭红也该是凝聚最?#30475;?#26368;?#21647;?#22857;献情操的一种红,相较之下,“宝石红”一名反显得?#25509;梗?#34429;然宝石红也光莹秀澈,极为难得。


        牙白:牙白指的是象牙白,因为不顶白反而有一种生命?#26657;?#35753;人想到羊毛、?#32431;?#25110;干净的骨骼。


        甜白:不知怎么回事会找出甜白这么好的名字,几件号?#38138;?#30333;的器物多半都脆薄而婉腻,甜白的颜色微灰泛紫加上几分透明,像雾峰一带的好芋头,熟煮了,在热气中乍剥了皮,含粉含光,令人甜?#26377;?#36215;,甜白两字也不知是不是这样来的。


        娇黄?#33322;?#40644;其实很像杏黄,?#28982;?#29924;西瓜的黄深沉,比袈裟的黄轻?#21361;?#26159;中午时分对正阳光的透明黄玉,是琉璃盏中新榨的纯?#24576;?#27713;,黄色能黄到这样好真叫人又惊又爱?#20013;陌病?/p>


        美国式的橘黄太耀眼,可以做属于海洋的游艇和救生圈的颜色,中国?#23454;?#30340;龙袍黄太夸张,?#36335;?#26032;富乍贵,自己一时也不知该怎?#21019;?#30528;,才胡乱选中的颜色,看起来不免有点舞台戏服的感觉。但娇黄是定静的?#20102;?#30340;,有着《大学》一书里所说的“定而后能静、静而后能安、安而后能虑、虑而后能得”的境界。有趣的是“娇”字本来不能算?#27973;?#32844;的形容颜色的字眼——太主观,太情绪化,但及?#37327;?#20102;“娇黄高足大碗?#20445;?#20498;也立刻忍不住点头称是,承认这种黄就该叫娇黄。


        茶叶末:茶叶末其实就是秋香色,也略等于英文里的酪梨色(Avocado),但情味并不相似。酪梨色是软绿中透着柔黄,如池柳初舒。茶叶末则显然忍受过搓揉和火炙,是生命在大挫伤中历炼之余的幽沉芬芳。但两者又分明属于一脉家谱,互有血缘。此色如果单?#26469;?#22312;,会显得悒闷,但由于是釉色,所以立刻又明丽生鲜起来。


        鹧鸪斑:这称谓原不足以算“纯颜色?#20445;?#20294;仔细?#35780;矗?#36825;种乳白赤?#32440;?#38169;的?#21450;感?#26524;如果不用此三字,真不知如何形容,鹧鸪斑三字本来很可能是鹧鸪鸟羽毛的错综效果,?#26131;?#24049;却一厢情愿地认为那是鹧鸪鸟蛋壳的颜色。所有的鸟蛋都是极其漂亮的颜色,或红褐,或浅丘,或斑斑朱朱。鸟蛋不管隐于草茨或隐于枝柯,像?#35789;?#20043;前的果实,它有颜色的目的?#25925;?#27714;其“失色?#20445;?#27714;其“不被看见?#34180;?#36825;种斑丽的隐身衣真是动人。


        霁青、雨过天青:霁青和雨过天青不同,前者产凝冻的深蓝,后者比较有云淡天青的浅致。有趣的是从字义上看都指雨后的晴空。大约好事好物也不能好过头,?#19990;是?#22825;看久了也会糊涂,以为不稀?#34180;?#24517;须乌云四合,铅灰一片乃至雨注如倾盆之后的青天才?#19978;病?#26612;世宗御批指定“雨过天青云破处,这般颜色做将来?#34180;?#21475;气何止像君王,更像天之骄子,如此肆无忌惮简直根本不知道世上有不可为之事,连造化之诡、天地之秘也全不瞧在眼里。不料正因为他孩子似的、贪心的、漫天开价的要求,世间竟真的有了雨过天青的颜色。


        剔红:一般颜色不管红黄青白,指的全是数学上的“正号?#20445;?#26159;在形状上面“加”上去的积极表现。剔红却特别奇怪,剔字是?#26696;汉擰保?#25351;的是在层层相叠的漆色中以雕刻家的手法挖掉了红色,是“减掉”的消极手法。其实,?#28909;?#21076;除职能叫剔空,它却坚持叫剔红,?#36335;?#35201;求我们留意看那番疼痛的过程。站在大玻璃橱前看剔红漆盒看久了,竟也有一份悲喜交集的触动,原来人生亦如此?#26657;?#23427;美丽剔?#31119;?#19981;在保留下来的这一部分,而在挖空剔除的那一部分。事情?#25925;?#36825;样的吗?在忍心地割舍之余,在冷?#28860;?#26377;的镂空之后,生命的?#21450;?#25165;足动人。


        斗彩:斗彩的斗字也是个奇怪的副词,颜色与颜色也有可斗的吗?文字学上斗字也通于?#28023;?#36887;字与斗字在釉色里面都有“打情骂俏”的成分,令人想起李贺的“石破天惊逗秋雨?#20445;?#37027;一番逗简直是挑逗啊!把寸水从天外逗引出来,把颜色从?#20869;?#20013;?#21495;?#20986;来,斗彩的小器皿向例是热闹的,少不了快意的青蓝和?#27721;?#32418;,?#27973;?#23500;民俗趣味。近人语言里每以逗这个动词当形容?#35270;茫?#22914;云“此人真?#28023; ?#24418;容词的逗有“绝妙好玩”的意思,如此说来,我也不?#20102;?#19968;句“斗?#25910;娑海 ?/p>


        当然,?#25226;?#33394;天下重?#20445;?#22909;颜色未必皆在宫?#26657;?#19968;般人玩玉总不免玩出一番好颜色好名目来,例如:


        孩儿面(一种石灰沁过而微红的玉)


        鹦哥绿(此绿是因为做了青铜器的邻居受其感染而变色的)


        茄皮紫


        秋葵黄


        老酒黄(多温暖的联想)


        虾子青(石头里面也有一种?#23567;跋罕?#38738;”的,让人想起属于虾族的灰青色的血液和肌理)


        不单玉有好颜色,石头也?#26657;?#20363;如:


        鱼?#36828;常?#25351;一种青灰浅白半透明的石头,“灯光?#22330;?#21017;更透明。


        鸡血:指浓红的石头。


        艾叶绿:据说是寿山石里面最好最值钱的一种。


        炼蜜丹枣?#21512;?#34588;饯一样,是个甜美生津的名字,书上说“百炼之蜜,渍以丹寒,光色古黯,而神气焕发?#34180;?/p>


        ?#19968;?#27700;:据说这种亦名?#19968;?#29255;的石头浸在瓷?#21497;凰?#37324;,一汪水全成了淡淡的“竟?#20183;一?#36880;水流”的幻?#22330;?#22914;果?#34164;一?#24418;容石头,原也不足为奇,但加一“水”字,则迷离荡漾,硬是把人推到“两?#30701;一?#22841;古津”的粉红世界里去了。类似的浅红石头也有?#23567;?#28010;滚?#19968;ā?#30340;,听来又凄婉又响亮,叫人不知如何是好。


        砚水?#24120;?#36825;是种不?#30475;?#30340;黑,像白昼和黑夜交界处的交战和朦胧,并?#33402;?#20221;朦?#26102;?#39764;法定住,凝成水果冻似的一块,像砚池中介乎浓淡之间的水,可以写诗,可以染墨,?#37096;?#20197;秘而不宣,留下永恒的缄默。


        石头的好名字还有很多,例如“鹁鸽眼?#20445;?#19968;切跟?#25226;邸?#26377;关的大约都颇精粹动人,像“虎眼?#34180;?#29483;眼?#20445;疤以巍薄跋刺?#27700;?#34180;?#26202;霞红”等。


        当然,石头世界里也有不“以色事人”的,像太湖石、常山石,是以形质取胜,?#36739;?#27604;较,像美人与名士,各有可倾倒之处。


        除了玉石,骏马也有漂亮的颜色,项羽必须有英雄最相宜的黑色相配,所以“乌?#36776;?#19981;可少,关公有“赤”兔,刘彻有汗?#25226;保?#27492;外“玉?#36776;酰?#21326;?#36776;潁白稀辨鰨?#26080;?#24576;?#28385;色?#26657;?#33267;于不骑马而骑牛的那位老聃,他的牛也有颜色,是青牛,老子一?#27832;?#21435;,函谷关上只见?#30333;稀?#27668;东来。


        马之外,英雄当然还须有宝剑,宝剑也是?#30333;?#30005;?#34180;?#38738;霜?#20445;?#24403;然也有以?#26114;?#27668;”来形容剑器的,那就更见七彩?#22836;?#20102;。


        中国晚期小说里也流金泛彩,不可收拾,《金瓶梅》里小小几道点心,立刻让人进入色?#26159;?#20917;,如:


        揭开,都是顶皮饼、松花饼、白糖万寿糕、?#20498;?#25661;穰卷儿。


        写惠莲打秋千一段也写得好:


        这惠莲……也不用人推送,那秋千飞起在半天?#35780;錚?#28982;后抱地?#23665;?#19979;来,端的却是?#19978;?#19968;般,甚可人爱。月娘看见,对玉楼、李瓶儿说:?#28595;憧?#23219;妇子,他倒会打。”正说着,被一阵风过来,把他裙子刮起,里边露见大红潞绸裤儿,扎着脏头纱绿裤腿儿,好五色纳纱护膝,银红线带儿。玉楼指与月娘瞧。


        另外一段写潘金莲?#25226;就?#30340;也极有趣:


        却?#21040;?#33714;晚夕走到镜台前,把鬏髻摘了,打了个盘头揸髻,把脸搽的雪白,抹的嘴唇儿鲜红,戴着两个金灯笼坠子,贴着三个面花儿,带着紫销金箍儿。寻了一套大红织金袄儿,下着翠蓝段子裙,要?#25226;就罰?#21700;月娘众人耍子。叫将李瓶儿来,与他瞧。把李瓶儿笑的前仰后合,说道:“?#25004;悖?#20320;妆扮起来,活像个?#23601;罰?#31561;我往后边去,我那屋里有红布手巾,替你盖着头。对他们?#20976;?#20182;爹又寻了个?#23601;罰?#21804;他们唬,管定就信了。”


        买手帕的一?#21361;?#39068;色也多得惊人:


        经济道:“门外手帕巷有名王家,专一发卖各色?#38590;?#38144;金点翠手帕汗巾儿,随你?#35782;?#23569;也有。你老人家要甚颜色,销甚花样,早说与我,明日一齐都替你带来了。”李瓶儿道:“我要一方老金黄销金点翠穿花凤汗巾。?#26412;?#27982;道:“六娘,老金黄销上金不现。”李瓶儿道:“你别要管我,?#19968;?#35201;一方银红绫销江牙海水嵌八宝汗巾儿,又是一方闪色芝麻花销金汗巾儿。?#26412;?#27982;便道:“五娘,你老人家要甚花样?”金莲道:“我没银子,只要两方儿勾了。要一方玉色绫琐子地儿销金汗巾儿。?#26412;?#27982;道:“你又不是老人家,白刺刺的要他做甚么?”金莲道:“你管他怎的!戴不的,等我往后吃孝戴!?#26412;?#27982;道:“那一方要甚颜色?”金莲道:“那一方,我要?#24247;?#28404;紫葡萄颜色,四川绫汗巾儿,上销金,间点翠,十样锦,同?#24917;幔?#26041;胜地儿,一个方胜儿里面一对儿喜相逢,?#22870;?#26639;子儿都是缨络出珠碎八宝儿。?#26412;?#27982;听了,说道:“耶,耶!再没了?


        卖瓜子儿开箱子打涕喷,琐碎一大?#36873;!?/p>


        看了两段如此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的描写,竟也忍不住疼惜起潘金莲来了,有表演天才,对音乐和颜色的世界极敏锐,?#19981;?#30333;色和?#24247;?#28404;的葡萄紫,可怜这聪明剔透的女人,在这个世界上她除了做西门庆的第五房老婆外,可以做的事其实太多了!只可怜生错了时代!


        《红楼梦》里更是一片华彩,在“千红一窟?#34180;?#19975;艳同杯”的幻境之余,怡红公?#21448;?#29983;和红的意象是分不开的,跟黛玉初见时,他的衣着如下:


        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,齐眉勒着二龙?#20048;?#37329;抹额;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,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?#26657;?#22806;罩石青起花八团?#28860;信潘?#35074;?#22351;?#30528;青缎粉底小朝靴……


        没过多久,他又换了家常衣服出来:


        已换了冠带?#21644;?#19978;周围一转的短发,都结成小辫,红丝结束,共攒至顶中胎发,总编一很大辫,黑亮如漆;从顶至梢,一串四颗大珠,用金八宝坠角;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,仍旧带着项圈、宝玉、寄名锁、护身符等物;下面半?#31471;?#33457;


        撒花绫裤腿,锦边弹墨袜,厚底大红鞋。


        宝玉由于在小说中身居要津,不免?#31508;?#21051;刻要为他布下多彩的戏服,时而是五色斑丽的孔雀裘,有时是生日小聚时的“大红绵纱小袄儿,下面绿绫弹墨?#22763;悖?#25955;着?#25004;牛?#20506;着一个各色?#20498;?#33421;药花瓣装的玉色夹纱新枕头?#34180;?#29983;起病来,他点的菜也是仿制的小荷叶子、小莲蓬,图的只是那翠?#19978;时?#30340;好颜色。告别的镜头是白茫茫大地上的一件狸红?#25918;瘛?/p>


        就连日常保暖的一件小内衣,也是白绫子红里子上面绣起最生香活色的“鸳鸯戏水?#34180;?/p>


        和宝玉的猩红?#25918;?#26377;别的是女子的石榴红裙。猩红是“动物性”的,传说红染料里要用猩猩血色来调才稳得住,真是凄伤至极点的顽烈颜色,恰适合宝玉来穿。石榴红是植物性的,香菱和袭人两人女孩在林?#25454;?#37057;的?#30333;?#37324;,偷?#36424;?#25442;另一条友伴的红裙,以免自己因玩疯了而弄脏的那一条被众人发现了。整个情调读来是淡淡的植物似的悠闲和疏淡。


        和宝玉同属?#26696;还?#20013;人”的是王熙凤,她一出场,便自不同:


        只见一?#21512;?#22919;丫鬟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。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:?#24066;?#36745;煌,恍若神仙妃子。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,绾着朝阳五凤挂珠?#21361;?#39033;上带着赤金盘螭缨络圈;裙边系着?#23396;?#23467;绦双衡比目?#20498;?#20329;;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?#36138;潰?#22806;罩五?#22763;?#19997;石青银鼠褂;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。


        这种明艳刚硬的古代“女强人?#20445;?#21482;主管一个小小?#25351;?#30495;是白糟蹋了。


        《红楼梦》里的室内设计也是一流的,探春的,妙玉的,秦氏的,贾母的,各有各的格调,各有各的摆设,贾母偶然谈起?#21543;?#30340;一?#21361;?#20196;人神往半天:


        那个纱,比你们的年纪还大呢。怪不得他认作蝉翼纱,原也有些像。不知道的,都认作蝉翼纱。正经名字叫作“软烟罗?#34180;?#37027;个软烟罗只有四种颜色:一样雨过天晴,一样秋香色,一样松绿的,一样就是银红的。要是做?#33487;首樱?#31946;了窗屉,?#23545;?#30340;看着,就似烟雾一样,所以?#23567;?#36719;烟罗?#34180;?#37027;银红的又叫作“云影纱?#34180;?/p>


        《红楼梦》也是一部?#26114;臁?#23576;手?#21069;桑?#22823;观园里春天来时,莺儿摘了柳树枝子,编成浅碧小?#28023;?#37324;面放上几枝新开的花……好一出色彩的演出。


        和小说的设色相比,诗?#19990;?#30340;色彩世界显然密度更大更繁富。奇怪的是大部分作者都秉承中国人?#38498;?#32511;两色的偏好,像李贺,最擅长?#25165;擰昂臁薄?#32511;”这两个形容词面前的副词,像:


        老红、坠红、冷红、静绿、?#31456;獺?#39059;绿。


        真是大胆生鲜,从来在想象中不可能连接的字?#20976;?#19968;连,也都变得妩媚合理了。


        此外像李白?#26114;?#23665;一带伤心碧?#20445;ā?#33769;萨蛮》),也用得古怪,世上的绿要?#22363;墑裁?#26679;子才是伤心碧呢?“一树碧无情”亦然,要绿到?#35009;?#31243;度可算绝情绿,令人想象不尽。


        杜甫“宠光蕙叶与多碧,点注?#19968;?#33298;小红?#20445;ā?#27743;雨有怀郑典设》)以“多碧”对“小红”也是中国文字活泼到极处的面貌?#26705;?/p>


        此外李商隐温飞卿都有色癖,就是一般诗人,只要拈出“雨中黄叶树?#34180;?#28783;下白头人”的对句,也一样有迷人情致。


        词人中晏几?#28010;?#26159;极爱色的,郑因百先生有专文讨论,其中如:


        绿娇红小、朱?#34915;叹啤⒉新?#26029;红、露红烟绿、遮闷绿掩羞红、晚?#27631;?#32418;、君貌?#24576;?#32418;、我鬓无重绿。


        竟然活生生地将大自然中最旺盛最欢愉的颜色驯服为满目苍凉,也真是夺造化之功了。


        秦少游的“莺嘴啄花红溜,燕尾点波绿绉”也把颜色驱赶成一群听话的上驷,前句由于莺的多事,造成了由高枝?#24618;?#21040;地面的用花瓣点成的虚线,后句则缘于燕的无心,把一面池塘点化成回纹千度的绿色大唱片。另外有位无名词人的“万树绿你迷,一庭红扑簇”也令人目迷不?#23613;?/p>


        “知否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”这李清照句中的颜色自己也几乎成了美人,可以在纤秾之间各如其度。


        蒋捷有句?#20581;昂?#20102;樱桃,绿了芭蕉?#20445;?#20854;中的红绿两字不单成了动词,而且简?#34987;故?#36827;行式的,樱桃一点点加深,芭蕉一层层转碧,真是说不完的风情。


        辛稼轩?#30334;?#20309;人唤取,红巾翠袖,揾英雄泪”也在英雄事业的苍凉无奈中见婉媚。其实世上另外一种悲剧应是红巾翠袖空垂——因为?#20063;?#21040;真英雄,而?#33402;?#33521;雄未必肯以泪示人。


        元人小令也一贯地爱颜色,白朴有句?#21804;骸?#40644;芦岸白?#27426;?#21475;,绿杨?#27631;?#34044;滩头”用色之奢侈,想来隐身在五色祥云后的神仙也要为之思凡?#26705;?#39532;致远也有?#26114;?#38706;摘黄花,带霜烹紫蟹,煮酒烧红叶”的好句子,煮酒其实只?#27599;?#21494;?#24999;桑?#19981;必用红叶,曲家用了,便自成情?#22330;?/p>


        世界之大,何处无色,何时无色,岂有一个民族会不懂颜色?但能待颜色如情人,相知相契之余?#20063;?#23244;麻烦的,想出那么多出人意表的字眼来形容描绘它,舍中文外,恐怕不容易再找到第二种语言了?#26705;?/p>


        (编辑:李思)



      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
      扫描浏览
     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

      扫描关注
     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

      返回首页
      地址∶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:100028 电话∶010-69387882
     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?#26032;?196号 邮编:071051 电话:0312-3199988
     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?#23621;?#19994;执照:91110105802944599P
     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?#23454;?#20301;: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

      体育彩票4+1
      <dfn id="zztir"></dfn>

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<dfn id="zztir"></dfn>

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