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fn id="zztir"></dfn>

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理论家专栏|文艺理论|百家分析|每周调查|主编瞭望|著述连载

      苜蓿记

      2019/03/07 14:02:41 来源:解放日报  作者:陆?#21512;?/span>
         
      我极喜欢《战国策·齐策》里的“冯谖弹铗?#20445;?#36825;个故事情节的生动性曲折性,一点也不亚于司马迁写的人物?#20889;?/div>

        特别说明,本文不是写苜蓿的植物记,说的是菜,其实也不仅是。


        1


        我极喜欢《战国策·齐策》里的“冯谖弹铗?#20445;?#36825;个故事情节的生动性曲折性,一点也不亚于司马迁写的人物?#20889;?/p>


        齐国的穷书生冯谖,托了关系,总算投奔到孟尝君的门下了,不过呢,他是有心计的,他要看看孟尝君是不是值得他投靠。第一步,应该不错,冯谖进门时,孟曾经问过介绍人两个问题:冯有什么爱好?冯有什么才能?都没?#26657;?#21482;是当食客,找个吃饭的地方。孟也不计较,他养士千人,不差这一个。


        你想啊,这样一个吃?#36164;?#30340;人,?#21916;?#20250;得到人家的重视,只?#20889;植?#28129;饭罢了。过了不久,这冯谖,开始了他的三部曲。他的动作全部是这样的:靠在门边,拿着长剑,一边弹着剑,一边发牢骚唱歌,而三次牢骚的内容却一次比一?#25105;?#27714;高:剑啊,我们回家吧,在这里,鱼都没得吃(注意啦,蔬菜肯定供应充足,只是没有荤菜,但苜蓿肯定没?#26657;?#21073;啊,我们回家吧,在这里,车都没得坐!剑啊,我们回家吧,在这里,我没有办法养家!要使冯谖三次牢骚逐渐升级,?#27426;?#35201;以?#27426;下?#36275;为基础,孟尝君都笑着一一满足,给冯谖吃鱼的待遇,给冯谖配车的待遇,给冯谖老母亲接来一起养老。


        至此,冯?#25105;?#32463;完全享受高级人才的待遇了,孟尝君满足冯谖的要求,一来他经济实力雄厚,二来,他确实是养士,这么多的士,真不知道哪一些人特别有才能,要看关键时刻。


        冯谖开始崭露?#26041;牽?#26159;在孟尝君贴出告示之后,这个告示的内容是,让一个懂会计的人,替他去封地薛城(今山东股县城南)收债。冯谖应征,让孟大吃一惊,原来这人还真有水平的,于是连忙接见了冯。一阵寒暄,一阵抱歉,气氛不错。临行前,冯问:债收齐后,买些什么东西回来呢?孟交代:你看着办吧,府里缺少什么你就买什么。


        冯谖矫命焚债券,替孟收买民心,孟尝君并不高兴,但他没有继续追问。


        直到有一天,孟尝君被齐王贬官,孟去了他的封地薛城,望着赶了百里地来迎接他的百姓,他才真正理解了冯谖的用意。


        冯谖不愧是个人才,不,奇才,他后来替孟尝君去游说梁王,梁王重金三聘,孟坚拒,齐王认错,重新重用孟尝君,孟为相几十年都太平无事。


        冯谖的三次牢骚是有底气的,他装愚守拙,藏而不露,同时,他也碰到了好领导,如果不是孟尝君的宽容大度,这段佳话也成不了,极有可能,在冯谖发第一次牢骚?#26412;?#34987;赶出去了。


        2


        一千多年后,果真有一个人,如冯?#25105;?#26679;,因吃饭问题,发?#35828;?#19968;次牢骚就被赶走。苜蓿正式登场。


        这个?#21496;?#26159;唐朝的薛令之。


        唐朝开元年间,东宫太子身边的官吏,生活清苦,左庶?#21451;?#20196;之,实在忍不住了,就写了首《自悼》诗发发牢骚:


        朝日上团团,照见先生盘。盘中何所?#26657;?#33500;蓿长阑干。饭涩匙难滑,羹稀箸易宽。?#28304;?#35851;朝夕,何由保岁寒?


        这?#36164;?#20272;计是题在墙上的,某天,恰?#32654;?#38534;基来东宫视察,一看太子老师的诗,一下子火了,立即在薛诗边上题了四句反讽:


        ?#21738;?#22068;距长,凤凰羽毛短。若嫌松桂寒,任逐桑榆暖。


        薛老师看到了,吓得要命,赶忙辞职回乡。


        也不能怪李隆基心胸狭窄,薛令之的这?#36164;?#30830;实有点问题。


        太阳上来了,照得整个餐厅通亮,餐桌上那个装菜的盘子,特别显眼,因为盘子里只有稀少的一点点苜蓿。没有好菜,真是难下饭?#21073;?#36825;样的日子,怎么过?#23391;?#21435;呢?


        没有好菜,饮食确实清淡,但薛令之,太子的老师,他的思想境界,不会这么低下吧,没有好菜,就不干了?


        我不知道薛令之的祖上在哪里,会不会就是孟尝君的故里薛城?但他的脑子里,?#27426;?#29087;知冯谖的故事,那么,我也学学冯谖,说?#27426;?#26377;转机。不想,李隆基不是孟尝君。


        我有点奇怪的是,这苜蓿,我们江南叫草头,?#26174;?#33521;,鲜嫩的叶子,清炒,煮羹,适量加点油,应该是不错的开胃菜,薛令之为什么?#28304;?#26469;叹苦呢?


        前几日读南宋林洪的笔记《山家清供》,里面有一则《苜蓿盘》,讲的就是这件事,林洪写道:


        每次看到薛令之这?#36164;?#37117;不知道苜蓿为何物。偶然和宋雪岩一起拜访郑墅钥,看到他种着苜蓿,于是从他那里得到种子?#22242;?#39274;方法。苜蓿的叶子绿紫色,带点灰,能长到一丈多长。采摘后,用?#20154;?#28975;一下,用油炒,适量放些姜、盐,做成羹来吃,都别有风味。


        林洪看样子也是书呆子,大地上这么多的常见的苜蓿,他也不认识,不过,他揣摩出了薛令之写《自悼》诗的别意:唐代许多贤才都被贬谪过,薛也是怀才不遇,才发出“食无余”的感叹。


        原来是借口,和冯?#25105;?#26679;,都是借口,只是,李隆基没有孟尝君有眼光,不仅不留人,还嘲讽:这个老薛,书呆子一个,你嫌待遇差,那就另就高明吧,不留!不送!


        要是我,看了这样的嘲讽,也不?#20197;?#24453;下去了,弄不好,随时找个借口,分分钟可以将你弄死。


        唉,借一盘苜蓿隐喻,竟然导致如此黯?#27426;?#38544;,真是有点倒霉。


        苜蓿自然没?#20889;恚?#33500;蓿自西汉引进中国后,两千多年来,依然很鲜艳而愉快地成长着,任何时候。


        3


        其实,李隆基倒也没有那么薄情。话说薛令之回到故乡,建?#37096;?#38271;溪西乡石矶津(今福建福安市溪潭镇廉村),李隆基?#25925;?#32473;他?#25165;?#20102;类似于退休工资一样的待遇,但薛虽然贫穷,依?#35805;?#29031;在东宫时的工资标准,按月取酬,绝?#27426;?#21462;一文。


        安?#20998;?#20081;,乱了盛唐,也成就了太子李亨,李隆基一路向西逃去,李亨却在灵武继了位,成了唐肃宗。太子回到长安后,想起?#35828;?#24180;的老师,立即派人征召薛令之,委以重任。不想,薛老师已经逝世好几个月了,死时,家徒?#35851;冢?#32899;宗大悲,于是赐老师居住所在乡为“廉村?#20445;?#28330;为“廉溪?#20445;?#23665;为“廉岭?#34180;?/p>


        越一千里地,我去廉村景仰,那里早已成著名景点。


        紧挨着302省道,就是薛令之故里。


        唐中宗神龙二年(公元706年),薛令之北上长安应试,成了福建的第一位进士,自隋朝开科取士,整整一百年来的第一人,这是何等的荣耀啊。后面的几年,唐王朝内室动荡不安,各方?#23478;?#20105;权,薛应该没什么大作为,不过,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和李隆基的关系应该不错,不然的话,李隆基登位后,不会让他做谏官,不会请他做太子侍讲,当时还有一位侍讲,就是大名鼎鼎的贺知?#38534;?/p>


        这位号称明月先生的薛令之,写了好些书,如《明月先生集》《补阙集》,均没留世,现存的也只有少量的几?#36164;?#32780;已。


        有一首《唐明皇命吟屈轶草》,可以证明李隆基是比较欣赏谏官薛令之的。某次,玄宗命群?#23478;鰲?#23624;轶草》(传说中的一种仙草),薛令之就借草能指奸佞的特性,在诗中表达了?#39029;?#21644;正直:


        托荫生枫庭,曾惊破胆人。头昂朝圣主,心正效?#39029;肌?#33410;义归城下,奸雄遁海滨。纶言为草芥,臣为国?#33402;洹?/p>


        请注意最后两句,纶言,帝王诏令的代称,如果将?#23454;?#30340;话都当作草芥的话,那么,臣子就是国家的珍宝。


        由此说来,李隆基开始的时候,还真是想做一番事业的,胸怀也博大。


        也许就是这?#36164;?#32473;薛惹来了麻?#22330;?#23472;相李林甫,和太子李亨关系不好,而你又那么以廉洁正直自喻,这不就得罪了李林甫了吗?于是,薛令之这些老师们,自然受到?#20598;?#20102;。如果?#23454;?#20173;然关心,那也没事,问题是,后期的李隆基,不敬业了,意见听不进,奸臣当道,当薛老师借苜蓿说事时,他就大大生气,也就正常不过了。


        薛令之的故里,已经远非他那个时候的草堂了,现在的名人故居,都是修了再?#34047;?#26126;清城?#21073;?#40517;卵石道,古建筑,古码头,古雕刻,古官道,古城堡,皆有情调。不过,薛令之少年时候的读书处,灵?#20063;?#22530;,?#25925;?#19968;个不错的去处,矮矮的青山下,草堂隐在一圈围墙里,黑瓦白?#21073;?#27280;角飞翘,草?#23391;?#26377;?#24764;玻?#38271;满?#20063;藎?#19968;只长水槽,斜躺在草丛?#26657;?#24212;该是?#24618;?#30340;猪槽。阳光下,青草特别鲜,草堂也特别亮,唐朝苦读少年身影,和这里的环境很配。


        我一直在寻找苜蓿,这个晚春的季节,应该是苜蓿花盛开的,可惜的是,前面的田野里,也没见到常见的苜蓿。


        4


        薛令之因《自悼》诗辞官归乡后,普通的苜蓿,迅速成了为官清贫和廉洁的代名词,薛也被誉为“苜蓿廉臣?#34180;?#36825;个典故常为后代引用。曾在宁德(福安属宁德市)做过主簿的陆游,就写有“饭余?#36805;?#21566;真足,苜蓿何妨日满盘”的诗句,表示要以薛令之为榜样,每天清炒苜蓿就满足了。


        惊蛰过后,冬天撒下的苜蓿种子,就会慢慢将田野铺绿,继而很快会溢满整个春天。鲜嫩的苜蓿,“苜蓿廉臣?#20445;?#30342;为物质和精神之?#35745;貳?/p>


        (编辑:李思)


      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?#38534;⑼计?#38899;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
      扫描浏览
     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

      扫描关注
     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

      返回首页
      • 本文链接: 苜蓿记
      • 版权所?#26657;?/strong>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独家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:北京文艺网
      • 网站地图: 您可以通过网站地图查看我们其他的内容更新
      地址∶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:100028 电?#21834;?10-69387882
     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?#26032;?196号 邮编:071051 电话:0312-3199988
     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:91110105802944599P
     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?#23435;实?#20301;: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

      体育彩票4+1
      <dfn id="zztir"></dfn>

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<dfn id="zztir"></dfn>

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zztir"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zztir"><tr id="zztir"><object id="zztir"></object></tr></div>